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灵异

更新时间:2019-09-04 07:16:15

秦先森的骄阳妻 连载

秦先森的骄阳妻

来源:夏深雪秦皇 作者:野色分类:灵异主角:夏深雪秦皇

《秦先森的骄阳妻》是由野色的灵异,在这里为您提供秦先森的骄阳妻野色小说阅读,秦先森的骄阳妻小说内容新颖,秦先森的骄阳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,肠回气荡,内容精彩,该小说名字叫做《秦先森的骄阳妻》,这里提供夏深雪秦皇是《秦先森的骄阳妻》小说的解答,...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《秦先森的骄阳妻》小说简介

主人公叫夏深雪秦皇的书名叫《秦先森的骄阳妻》,它的作者是野色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一日突然回家,夏深雪才恍然大悟自己并非嫁给了爱情,而是嫁给了欺骗。急于离婚,她步入渣夫设下的陷阱,不料,竟遇见了他——秦皇。“皇皇,我饿了。”“皇皇,我想你了,你想我了吗?”人人都尊称秦皇一声秦爷,再不济也得叫声秦总或老大,某个小妮子倒好,胆子一天天大了,张口闭口,皇皇、小皇什么的,叫他叫得可欢了。听着电话里小妮子的软侬细语,秦皇挂断电话,立马严肃着俊脸装模作样的说两字,“散会。”声落,闪电般起身离开,留下满会议室的人一头雾水,面面相觑,会议不是才刚开始么?十来分钟后,某男风尘仆仆出现在某个小妮子面前,咧嘴一笑,急不可耐道,“宝贝儿,我回来了……”世上无奇不有,谁说小绵羊就不能吃掉大老虎呢?她曾说:“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女人。”而他紧紧拥她入怀,深情无比的说:“宝贝...

《秦先森的骄阳妻》 第12章 酒,有时候是好东西 免费试读

“夏深雪?夏深雪……”

这声音,怎会似曾相识?

突闻其声,夏深雪不由定住脚步朝声源处看去,见三四米外,一个刚从出租车上下来,带着紫色假发画着浓妆的女孩一边朝她招手,一边快步朝她走来,心里蛮疑惑的。

“你是?”

“哈哈哈,夏深雪,是我啊,哈哈,石小琴。”

女孩已经走近,怕夏深雪认不出,边哈哈的高兴笑说,边抬手扯掉自己的一头紫色假发,露出一头精致而不失帅气的短发。

“呵,呵呵,石小琴,是你啊?”

认出女孩来,夏深雪心间的阴霾与忧伤顿时消散,极为高兴的笑起来。实在太高兴,连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“呵呵,小琴,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,高中毕业后,你去哪里了,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啊?我打你电话,每次都打不通,我还以为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你,你跟我绝交了呢。”

“喂,夏深雪,我们高中的时候可是最好最铁的好朋友,我怎么会跟你绝交呢,我高中毕业就去安城打工了,出远门那天特倒霉,手机和钱包都被偷了,后来重新买了部手机也重新换了张卡,没能和你联系,见谅啦。”

“你现在在干嘛呢?”

“我……哎,别说我了,你跟我说说你吧,头发乱成这样,嘴角青紫,还拖个行李箱,你这是咋了?被谁打了?”

借着霓虹看清夏深雪脸上的伤,石小琴心里疑惑又心疼,浓妆艳抹的瓜子脸上已满是担忧。

“我……”该怎么说呢,一时间,夏深雪真不知该从哪儿说起。

见状,石小琴拿过她手里的行李箱,拉着她便走,“走,我们找个地方,你一五一十的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,谁欺负的你,上刀山下火海我石小琴也陪你找他算账去。”

闻言,夏深雪眼中闪出感动的泪光。

高中三年,她与石小琴是最好的朋友,那个时候她们两人几乎形影不离,她知道,石小琴这番话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,她石小琴就是如此仗义的一个人。

——

石小琴拉着夏深雪去了一家夜排档。

石小琴点了几瓶啤酒,夏深雪就着麻辣牛肉喝下几杯酒,便有些醉了,心里的委屈,心里的愤怒,心里的悲伤与不甘,在石小琴面前,她通通不再掩饰。

“小琴,我结婚了,我的丈夫是个同性恋,我前不久才知道。”

说起这事,夏深雪心里不可能不难受,苦涩一笑,她眼中无法控制的掠过悲伤的泪光。

石小琴惊愕得倒吸一口凉气,旋即满脸的义愤填膺,“靠,王八蛋,他同性恋和异性恋结什么婚啊。深雪,你……”

石小琴还要说什么,身上的电话却突然响起,见屏幕上显示‘张哥’二字,她赶忙接起电话,“张哥,我遇到了多年没见的好朋友了,今天的聚会我就不去了。张哥,我向你保证,下次聚会我定不会缺席,就这样,我挂了。”

说到这儿,石小琴立马挂了电话,抬头关切的看向夏深雪,给予夏深雪勇气的说,“深雪,别太难过,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呢。你现在应该赶快和那王八蛋离婚,和他离婚后,我相信你会遇见爱你的男神,过上幸福的生活的。”

“呵……”夏深雪眼泛泪光,笑了,从知道被欺骗的那刻起,心底已无波澜,笑得苦涩而荒凉,“小琴,我已经不相信男人,不相信爱情了。”

“深雪,你别这样啊。天下的好男人还是很多的。”

“呵呵,可我心里现在已经有厚厚的阴影了,我现在看街上的每一个男人都觉得他们是同性恋。我一直以为同性恋只在电影里,只在书本上,从来没有想到,呵,有一天,我会遇上。”

“深雪……”

“哎,不说我了,跟我说说你的事吧。”

夏深雪并不想把自己的悲伤和愤怒传给别人,把气氛搞得那么压抑。她竭力的露齿一笑,装作轻松的样子,转移了话题。

“我现在在做演员。”

石小琴眼神一亮,很是满意的笑说,“我当了两年的龙套演员,上个月终于和长虹娱乐签约,成为长虹娱乐的一名艺人了。我的经纪人张哥给我接了一部古装电视剧,我会在里面演女六号,下个月二十号就要去横店进组拍戏了。”

“是吗?呵,恭喜了。”

夏深雪发至内心的替她感到高兴,不胜酒力也主动倒上酒要敬她一杯,“来,小琴,我敬你一杯,祝你演员的事业一帆风顺,越来越好,有朝一日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。”

“哈哈,借你吉言,希望如此。”

两人多年不见,这一番相聚自是尽兴,不知不觉,两个女人竟喝了十二瓶啤酒。

夏深雪还从未喝过这么多酒呢,终是不胜酒力醉了,脸蛋红似火烧云,起身走路已是歪歪斜斜,得要石小琴扶着。

“小琴,我、我要报仇,我要报仇。”

已是深夜,街上的行人已没几个,夏深雪对着浩瀚的暮色苍穹近乎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着。

石小琴一手扶着夏深雪,一手帮她拉着行李箱。

石小琴也喝了不少酒,却是面不改色,很是清醒,问,“深雪,你想怎样报仇?”

“我想杀了他。”夏深雪毫不犹豫的大吼道,吼完,还咯咯咯的笑,“对,咯咯,我要杀了他,杀了他,为民除害。”

“深雪,这可使不得,那混账王八蛋固然该死,可你杀了他你自己也得搭进去,划不来啊。”石小琴赶忙道。

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

听石小琴如此说,夏深雪红彤彤的脸蛋露出失落的神色。她左右看看,忽见不远处一家废品回收店的门外放着几根生锈的铁棒,醉酒的脑袋不知想到了什么,又嘿嘿的笑了,“嘿嘿,小琴,我有注意了,嘿嘿……”

——

凌晨一点,夏深雪与石小琴出现在了锦绣小区。

拿出钥匙打开门,夏深雪手里拿着一根生锈的铁板率先跌跌撞撞的走进客厅,抡起手里的铁棒毫不犹豫就朝电视墙上六十英寸的液晶电视砸去,紧接着,又朝旁边的立体空调一阵狂砸……

石小琴手里也拿着一根同样生锈的铁棒,见夏深雪爆发出如此强大的破坏力,下巴都要惊掉了,惊愕得几乎石化,“深雪,你、你这是跟这些电器有仇?”咳咳,她还以为她是要来揍那骗婚渣男一顿呢。

“小琴,你也来砸啊,嘻嘻,这些东西都是我买的呢,我想怎么砸就怎么砸,才不要让吴鑫那王八蛋在家享受呢。”

夏深雪的话,石小琴一时似懂非懂。

拿起手中铁棒正要对着面前的玻璃茶几下手,忽听有人开门从卧室疾步走出来,侧头一看,见是一顶着一头黄毛,睡眼惺忪,白皙脸上有几道血印子的男子,瞬间肯定这人是夏深雪口中的骗婚渣男。

吴鑫已走到客厅,看到满地的狼藉,又见夏深雪还手拿铁棒狂砸空调,脸上顿露不可思议的惊恐之色,“夏深雪,你、你这是干嘛?你、你疯了吗?”

“哈哈哈,是啊,我就是疯了。”

在酒精的作用下,夏深雪觉得砸东西可好玩了,哈哈的笑得颇为快乐又颇为猖狂,手举铁棒砸得是不亦乐乎,“哈哈哈,王八蛋,你胆敢上来,我就胆敢一铁棍敲爆你的头,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吴鑫内心剧颤,冷汗都出来了,“夏深雪,你、你真是疯了。”

“你个骗婚的王八蛋,欺骗算计深雪,定会不得好死。”石小琴自是与夏深雪同仇敌忾,肩抗铁棒忽然出声,对吴鑫怒目而视。

“你是谁?”吴鑫讶异。

石小琴下巴一抬,眼一瞪,“我特么是你爹,上帝给你一根棍,你特么却拿去搅屎,呸,真特么恶心。”

“你、你住嘴。”吴鑫脸通红,气极,他妈蔡彩霞没和他住一起,只是偶尔会来,一个人要对付两个人,他心里多少有点虚。

“我就不,怎么,你要打我啊?”

石头小琴将下巴扬得更高,也不怕他吴鑫,旋即左右四看,见夏深雪在她和吴鑫说话的功夫把玻璃茶几砸成满地碎渣,还跑去厨房对着冰箱抽油烟机等一阵狂砸,心里惊愕一抽,觉着此地不宜久留,是该见好就收,于是狠狠瞪一眼吴鑫,立马跑向厨房拉着夏深雪走。

“深雪,我们走,这种渣男,我看着实在恶心,都要吐了。”

“啊,这就要走啊?”

夏深雪脸蛋儿还红着,显然还没有砸尽兴,红润的小嘴巴嘟得高高,“小琴,我还想砸啦,我再砸一会可以吗?”

“来日方长,呵呵,我们下次再来砸,下次,我叫上几个哥们来给你助兴,陪你一起砸……”石小琴一边拉着她走,一边像哄孩子一样说道。

听到她们俩的对话,又见家里像被炸弹炸过般惨不忍睹的现场,吴鑫那张白皙的脸已气得成了猪肝色,脸上青筋都冒出来了,“***,疯子,两个疯子,你们下次再来,我特么就报警……”

小说《秦先森的骄阳妻》 第12章 酒,有时候是好东西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