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穿越

更新时间:2019-10-31 07:07:52

二货皇子傻子妃 已完结

二货皇子傻子妃

来源:张小菲墨云枫 作者:浅妖分类:穿越主角:张小菲墨云枫

二货皇子傻子妃小说操翰成章,《二货皇子傻子妃》是由浅妖的穿越,张小菲墨云枫为主角的小说叫《二货皇子傻子妃》,为你提供张小菲墨云枫小说阅读,《二货皇子傻子妃》小说欢风华丽,哀梨并剪,妙趣横生 ,值得一看,主角是张小菲墨云枫的小说叫做《二货皇子傻子妃》,...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王将军决心开始查十年前的旧事,可一番追查下来,却发现所有事情都被人抹去了存在的痕迹,当年的信件信物,相关的人也一个不留,完全没有头绪,气愤的桌子都锤了个窟窿。

“将军,老爷请您过去用饭!”直到黄昏时,门外的下人出声提醒,他才收了情绪,起身离开。

今日是父亲的寿辰,可低调如他,从不张扬,除了儿子和自己的贴身侍从,府里的其它下人都不知道今天是老将军的寿辰。

他没有去父亲的院子,自己去厨房亲手做了一万长寿面端了过去。王徊见儿子端着长寿面过来笑的像个孩子:“圭儿,怎地又下厨了,你可是上战场打仗的将军,总是下厨,有失颜面。”

王圭将面放在父亲面前,摆好筷子道:“上了战场,就算是将军也得解决温饱,下个厨还不至于失了什么颜面,再说这些,父亲不是知道的么?”

王徊无奈的摇头,面上却是一脸满足,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,不多时一碗面就见了底。王徊擦了擦嘴角,拿起一副画,上面画着一个美貌的女子,王圭知道,那是他死去的娘亲。他很小的时候娘亲就死了,对她的面貌记得不是很清楚。

但这却是他第一次看到娘亲的画,带着眷恋的目光仔细看着画上的娘亲,嘴角不自觉的挂着一抹微笑,娘亲,是真的很漂亮,这幅画,画的真好!

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疑惑,父亲和自己一样志在沙场,研磨书字完全不会,这幅画是谁画的呢?

紧皱的眉头随着心里的琢磨,将目光缓缓往下移,看到画的右下角有一款小字,写的是画画的年份,还有画师的名字。舒谨,是父亲当年的军师,这幅画是军师画的?难怪上面的字那么眼熟。

“圭儿你看,这是你舒谨伯伯送为父的寿礼,不愧是为父的军师,不管是战场还是生活中,他都是最了解我的人!”王徊轻轻的抚摸着画上的女子:“想当初,我们二人同时喜欢上你娘亲,他可是为了你娘连命都不要,还好你娘早就倾心于我......”

王圭坐在一边默默的听父亲说着往事,突然,仿佛想到了什么,猛然拿起那副画从新看着那款字。脑海中回忆着当初记载着赵恒叛国的信件,不说十成相似,相似度,最少也有七成。

王徊看着儿子的模样担忧的问:“圭儿,怎么了?”

“无事,父亲方才说娘亲当初......”

王圭假装无事,笑着放下画,继续与父亲交谈家事,听着父亲的唠叨过完这个寿辰。沙场的男儿命数不定,他每年都会抽时间去听老父亲难得一次的唠叨,缅怀他那美丽的娘亲。

第二天一早,便出门去了舒谨府上。舒谨虽然已到不惑之年,却依旧风度翩翩,一看就知道年前时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,但他却没有普通书生的柔弱之气,反而有一股洒脱豁达之意。

舒谨比王圭大不了多少,却比王圭更早上了战场,他不会舞刀弄枪,出谋划策却如有神助。

舒谨笑着领他进门道:“闲侄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儿了?昨日送你父亲的画,可还满意?”

王圭颇有沙场男儿气势,毫不含糊的回答他:“父亲甚是满意,只是小侄有一疑惑,还请舒伯解惑!”

舒谨吩咐下人上茶,看着王圭挑眉道:“哦?什么事,还劳烦闲侄亲自来我府上询问?”

“十年前!”王圭直接切入主题:“赵恒叛国信件上的字迹,为什么和舒伯昨天画上的字如此相像?”

舒谨听后一顿,站在原地愣了好久才回神,不由自主的笑了笑:“我说他多年不叫我作画,前些日子非要让我送他一副画做寿辰贺礼,原来是这个意思!”

王徊是深爱着他妻子的,可妻子死后,他却把所有关于妻子的东西都毁去了。他怕,怕看到那些旧物,想起她来心疼。这一次却出乎意料的让他在画一副画,原来,是为了他儿子!

“舒伯,小侄怀疑赵将军是被冤枉的,可证据和知情之人全部消失。小侄只能来问舒伯,为什么信件字迹那么像,信件为什么会消失不见,没有一样记录在官府文案里。而且,当年的事,舒伯是不是知道什么,能不能告诉小侄?”

“回去吧!”舒谨叹了口气道:“你不会想知道的!”

王圭着急,碰的一声跪在地上:“舒伯!”

舒谨并没有去扶他,反而一脸无奈:“圭儿,你这是何意?”

王圭低头笑道:“舒伯,侄儿是真的要查此事,还请叔伯告知!”

“可事关......”

“我知道!”王圭咧咧嘴角,想笑一笑来安慰舒谨,可却扯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,最后只得放下嘴角道:“我知道,这事,和父亲有关!”

“你知道?”舒谨惊讶:“你知道,你知道你还查?”他有些气愤的看着他,虽然他已经明白,王徊已经放任这件事了。

“赵将军在背负叛国罪名之前,父亲要求过我,让我想办法杀死赵将军,最好的罪名便是叛国!”王圭眼里满满的泪花不停的闪光:“当时,我非常欣赏他,没有同意父亲的命令。可没想到不久之后,他便真的叛国了,还证据确凿。

那时候我非常的愤怒,我那么维护他,他却真的叛国。我还以为,那时是父亲再提示我,赵将军有异心,并未想到,这一切,都是父亲的阴谋!”

舒谨摇头:“那你可知道,十年以去,线索早已经毫无痕迹,他求我做画,就是为了将线索暴露给你!”

王圭低着头,没有说话,这样的结果,他如何不难过。可是,王家世代为将,做事光明磊落,也绝不会故惜犯错之人。

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!”舒谨将他扶起道:“当时,陈大人携着他女儿来府上探望将军,途中,遇到你传消息回来的将士,那场晚宴之后,老将军便非常固执的,想方设法的要弄死赵将军,可老将军,他从来都没见过赵将军啊,何来仇恨之说。

每当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,他说他也不知道,就是想让他死,就是想让他身败名裂。让你做,你不同意,他便亲自下手,动用军中的旧部,配合着,将消息散去,然后,亲自毁了赵将军!”

王圭一拳锤在旁边的桌子上:“这样做,对父亲没有丝毫好处,为什么,究竟是为什么......”

舒谨苦笑,他实在看不懂,王徊为什么要把线索透露给他儿子,难道是因为内疚么?无辜害人清白,更何况还是一个爱国如命的将军。对于保家卫国的将士来说,他们宁愿战死沙场,也不会苟活于世,更何况还是叛国的罪名,爱国如命的他,如何能承受的起!

当初他不是没劝过王徊,王徊硬是以各种方法求他,甚至威胁他,他无法理解王徊的执着,他也从来没见过王徊除了打仗外如此执着,甚至以王圭的娘亲最后的遗物作为要挟,于是,他答应了他,替他伪造了信件,陷害了忠良。

“十年过去了,真相早已石沉大海,大家也都相安无事,你为何现金却又要把它翻出来?”舒谨不解,就算是王徊内疚,他也不可能主动告诉他儿子,这事是他做的。

“舒伯真的觉得相安无事么?”王圭笑道:“皇城再次派了官员下来查纭城的案子,他们查到了赵将军的死有蹊跷,也怀疑纭城十年来不断死人的事,也是因为赵将军!”

“不可能!”舒谨不信:“纭城自尽的案子,怎么可能和赵将军有关,这是在他死后才出现的事,照你这么说,难道是他鬼魂难安?”

“小侄也不知道,但小侄知道这次来查案的人,绝对不会再死去,长达十年的迷案,要破了!”王圭说完,对着舒谨抱拳,然后转身离开。

张小菲和秋水在院子里剪花,小心翼翼的剪下来插在花瓶里。她一边剪一边出神,那天夜公子的话还历历在目,无奈的叹了口气,心道:没事啦,反正自己烂命一条,死就死吧,可是秋水?秋水她好不容易才从吃人的皇宫出来,怎么可以又进去。

“姑娘?”秋水看她剪着剪着就出神,怕她剪到手,立刻抓住她的剪子叫她:“姑娘,姑娘你怎么了?”

墨云枫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,见她出神发呆嘲笑道:“还能怎么,不过是被有些人撩了撩,就心神不定,真没出息!”

张小菲差点一口血喷出来,那天,墨云枫拦着她问他们到底说了什么,她已经给他说过了,不过是随便聊聊,可墨云枫看她呆滞的样子,非要说她被夜公子撩了,心神向往才呆滞的。

夜公子似有似无的笑了笑,转身走到院墙下,似乎是在聆听什么,眼里闪过一丝精光,随后满意的点点头。转身带着自信又温柔的迷人笑容走了过来:“小菲说的不错,赵将军之罪,果然有隐情,罪魁祸首便是那大名鼎鼎,刚正不阿的王老将军。只是,这城中十年的命案,却与他无关。而且,要查这个暗中超作一切的人,线索,还是不够!”

张小菲不惊讶结果,却惊讶夜公子是用了什么方法,足不出户,夜没看见下人禀报,却依旧能知道消息。

夜公子见人那样盯着自己,了然的笑问:“小菲怎么了,做什么这样看着在下?”

“你这,也,太......”变态了吧!

“这恰好证明在下手里人的能力,不是么?”夜公子嘴角微微挑起:“方才我的人汇报时,别说人了,你连个衣角都没看见,对不对?”

张小菲默默点头,心里不由感叹古代武术的博大精深。

“至于那个幕后黑手,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和线索,但是,咱们可以,引蛇出洞!”夜公子目光在那一瞬间变得凌利无比,但也只有那一瞬间,随后取而代之的,便是无尽的温柔。

小说《二货皇子傻子妃》第十九章追查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