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重生

更新时间:2019-10-31 09:10:48

凰谋之嫡女难惹 已完结

凰谋之嫡女难惹

来源:苏云锦夙子墨 作者:言锦分类:重生主角:苏云锦夙子墨

小说讲述苏云锦夙子墨之间的故事,苏云锦夙子墨小说的书名叫《凰谋之嫡女难惹》,言锦原创小说《凰谋之嫡女难惹》,文章笔头生花,匕首投枪,描写新颖,强势推荐,该小说叫做凰谋之嫡女难惹,主角是苏云锦夙子墨的小说叫做《凰谋之嫡女难惹》,悬念迭起,情节不落俗套,内容紧凑,实力推荐,...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上一世,夙凌寒并不是真的爱他,从娶妻到登位全都是一个又一个的阴谋,更是踏着森森白骨坐上的帝王宝座。

这一世,苏云锦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夙凌寒坐上那个位置了。

得想个办法告知夙子墨,让他小心这一对母子!

然而就在此时,苏紫嫣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走到了皇后娘娘的身前,婀娜多姿的弯身施了一礼,

“皇后娘娘,今日宴饮集会,若是只有歌舞没有游戏,这多无趣?臣女斗胆提议,请两位皇子也一同下场,大家一起做个游戏如何?”苏紫嫣道。

寻常的世家贵女唯恐多说多错,很少有像苏紫嫣这样乐于表现自己的,她倒是胆大。

此提议一出,所有人都期冀的望着皇后娘娘,看众人的目光,似乎都挺感兴趣。

皇后娘娘也不好扫了众人的兴致,便也答应下来:“那你可有什么好玩儿的游戏?”

“我朝是马背上打下来的江山,就算是姑娘也有几分武功底子,便击鼓传花如何?我们再准备一个箱子,在箱子里放上表演节目的纸条,谁抽到了什么,便表演什么。”

这个提议倒是不错,抽到了什么便表演什么,是不是自己擅长的完全看运气。

不优待谁,也不薄待谁,再好不过。

皇后娘娘当即答应了下来:“你这个提议甚好,那就由你来准备吧。”

“臣女遵命。只是这光有游戏,没有彩头,岂不是无趣了些?”

苏紫嫣含蓄一笑,跪xiashen来道:“臣女肯定皇后娘娘舍出一件物事来做个彩头,不知皇后娘娘觉得呢?”

话都已经这样说了,皇后娘娘若是再不拿出一件儿东西来做彩头,便有些显得小气了。

皇后笑了笑,伸手拔出了头上的一只凤钗,放在了面前的托盘上。

本朝规矩,除了皇后之尊,旁人不可穿正红色,只能穿差色的深红或是绯红。女子首饰可有凤形,凤目却不能点睛。

而今这只点了红宝石双目的凤簪若是赐下,可谓是荣宠之至。

“这一只凤钗是用西域的红宝石点睛而成,乃是当年陛下赏赐于本宫的。也是本宫珍爱的收拾之一。既然今日大家都这么有兴致,本宫便割爱拿出来,给大家做个彩头吧。”

说着,皇后娘娘让身边的侍女水苏将凤簪拿下去,给诸家的公子贵女瞧了瞧。

“今儿若是谁家的姑娘得了凤钗,就当是本宫给日后的大婚填的一份嫁妆。若是哪家的小公子得了去,便当是个聘礼,也让本宫沾沾福气。”

从那只凤簪拿出来的时候,不少的官家贵女的眼睛便看直了。

苏紫嫣更是如此,从那枚凤钗放在托盘上,眼睛就没有离开那一亩三分地。

点睛凤簪,那是只有皇后才能够佩戴的饰物,也一定是自己的。

这一次的游戏,她也早就准备好了,这一次一定是势在必得!

很快,游戏用的花球和箱子便全都备好了,由侍女呈了上来。

击鼓传花正式开始,红色的花球在众人的手中开始传递,每一次鼓点儿响起,都伴着低低的惊呼声。

夙凌寒兴致缺缺,唯独对苏云锦感兴趣。

他目光几次落在苏云锦的身上,见苏云锦不急不躁,便更觉得这样的女子才有世家子女的风范。

比那些过于柔弱,或是过于闹腾的女孩子强多了。

而夙子墨却微微皱着眉头,一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就连花球传到自己的手中,都没有意识到。

直到鼓点儿声一停,看到大红色的花球落在自己的面前,夙子墨才醒了醒神:“怎么传到本王这儿来了?”

夙凌寒挑了挑眉梢:“皇兄的运气好,什么时候好事都多是落在皇兄的身上的。”

这话,便未免有些夹枪带棒了。

因为夙子墨的身体不好,皇帝便一直没想过培养夙子墨继承大统,对他的要求便总是更低一些,有什么好东西也多是补偿给夙子墨的。

而夙凌寒却不一样。

他的身体健全,母亲又是当朝皇后,从一出生便是做皇帝的热门人选,皇帝对他的要求,自然也更要严格一些。

谁都没想到,这花球会传到平日里就很少外出的夙子墨手里,

这位墨王殿下是出了名的丰神俊朗,性格和善。之前曾有闲人在当朝做了一个俊男美人的排名,夙子墨便是这榜上的第一名,可见京中少年对其喜爱的程度。

而今宴会上,能够看到墨王殿下表演节目,实在是幸事。

夙子墨神情有些无奈:“本王身子自由不好,也不谙玩乐,怕是要让大家扫兴了。”

“子墨,今日来都来了,既然大家都看着,你便也抽一张,同大家玩一玩吧。你总是在宫里一个人看书,久而久之可要闷坏了。”皇后娘娘雍容华贵的道。

苏云锦见状,心中也不由得冷笑。

夙子墨平日里一个人在宫中看书?开什么玩笑?

若是夙子墨平日里真的无心皇位,没有在皇帝的眼里一日重过一日,皇后娘娘和寒王殿下会给夙子墨下毒?

生在帝王家,是幸事也是不幸,反正这些皇室子弟,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。

既然皇后娘娘都发话了,夙子墨若是再推辞,便有些不合礼数了。

见状,夙子墨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的站起身来,从箱子里抽出一张纸条,看了看上面的自己。

“皇兄抽到了什么?”夙凌寒单手支颐,饶有兴味的问道。

“不巧,正好是我不擅长的。”夙子墨将手中的纸条展开,摊开上面的字迹给众人瞧了瞧:“本王不会武功,更不擅长舞剑,看来这一次是注定要让大家扫兴了。”

在场诸多豪门闺女原本还期待着夙子墨的表现呢,见状,脸上的失望之色自是不可言说。

夙子墨将纸条递还给身边的侍女,一脸歉意:“实在是对不住大家,本王自罚三杯,还望不要扫了大家的兴致啊。”

说着,他果然提起酒杯连喝了三杯,清酒下肚,就连白皙的耳朵尖儿都有些微红。

这样的夙子墨,倒是别有一番韵味。

小说《凰谋之嫡女难惹》第19章击鼓传花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