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《傲娇小甜妻:傅少,枕边撩》简宁傅亦城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简宁傅亦城小说大结局无弹窗

时间:2019-05-06 17:14:34编辑:余莉莉

在这里提供简宁傅亦城小说,简宁傅亦城小说《傲娇小甜妻:傅少,枕边撩》,《傲娇小甜妻:傅少,枕边撩》小说是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,小说讲述简宁傅亦城之间的故事,该小说寓意深刻 ,言语精辟,层次清晰 ,剧情饱满,在这里可以阅读简宁傅亦城的小说,简宁傅亦城为主角的小说叫《傲娇小甜妻:傅少,枕边撩》,...

《傲娇小甜妻:傅少,枕边撩》小说简介

小说主人公是简宁傅亦城的小说叫《傲娇小甜妻:傅少,枕边撩》,是作者初熏创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简宁接到了继母卢莲的电话,特地好心叮嘱她,别忘了今天是简家每月一聚的日子。挂了电话,简宁长吁一口气,这哪里是好心提醒她呀,明明是摆了一个鸿门宴等着她。简家半山别墅,顾名思义是建在半山腰上,出行全靠四个......

《傲娇小甜妻:傅少,枕边撩》 第8章 傅先生让我们替您搬行李 免费试读

简宁接到了继母卢莲的电话,特地好心叮嘱她,别忘了今天是简家每月一聚的日子。

挂了电话,简宁长吁一口气,这哪里是好心提醒她呀,明明是摆了一个鸿门宴等着她。

简家半山别墅,顾名思义是建在半山腰上,出行全靠四个轮子跑,没人会像简宁这样自己骑个自行车,住在此地的人非富即贵。

简成恩从书房里出来,恰巧遇到正准备上楼回房间的简宁,看到这个女儿,他心里多少有些愧疚,但现在的妻子对简宁也不差,还时时刻刻担心她的婚姻大事,就只有简宁不识好歹,各种捣乱推掉了那么多门好的亲事。

“站住!谁教你见到长辈连句招呼不打就走啊!”简成恩看着眉眼间酷似前妻的脸,稍微有些柔软下的心,却又被简宁的没教养气得半死,每次看到这样的女儿时,他真的不想承认这是她的种。

“反正你也不缺我这一个女儿叫你爸。”简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有恃无恐地望着这个曾经她尊敬的父亲。

以前的父女之情早就在她母亲从高楼上跳下去的那一刻起荡然无存,以后剩下的就只有仇恨。

“不管你是谁生的,你都是我的种儿,这辈都别想摆脱掉简家这个姓氏。”

“所以我应该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拿来当做商品,然后任意摆在那群臭男人面前明码标价吗?如果简家穷到靠卖女儿来抬高简氏股票,那还不如趁早关门,一了百了。”简宁表面平静,隐隐压着心里那股不停往上窜的怒火。

“小宁,你这是说什么话呀,看把你父亲给气得心脏病都快犯了!”继母卢莲穿着一身旗袍,身姿妖娆地从卧室里走出来,担忧地扶着简承恩坐下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定心丸给他喂下,才渐渐缓过来。

卢莲一副好心肠地当着丈夫的面劝说道:“我给你介绍的那些人有权有势,他们能看上你,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。小宁,我劝你还是早点看清形势,趁这会儿你年轻漂亮,赶紧找个门当户对的嫁人。”

“傅家可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!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省得丢了我们简家的脸面。”说到傅家,卢莲还真不相信这个小蹄子能勾搭上那位!

“要嫁,嫁你女儿去。”

简宁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,让卢莲心里一颤,这绝对是个祸害,迟早有一点要把她清理出简家的门户。

“我托人给小宁介绍对象,人家一听她是男科医生就直接拒绝了。我可是费劲了口舌,才说动李总答应见面,结果却被她捣乱搞砸了。”卢莲一脸委屈地说。

“就和你那死去的妈一样,不识好歹!”简承恩气愤至极地骂道。

“颠倒是非的本领可真是了得,你不去唱戏真是可惜了。”话毕,简宁冷着脸,挥手便给恶毒的继母一巴掌,结果却被卢莲躲开了。

“你胆大包天,竟然连长辈都敢打?我今天不教训你一下,以后还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!”

简承恩气得随手拿起一个摆件就朝简宁身上砸去,被灵巧地她躲过去。

就在双方对峙中,简家大门口出现骚动,佣人们努力拦着一行穿着黑西装强壮的男人进门,无奈对方气势太强,根本没法抵挡。

“简小姐,傅先生让我们替您搬行李。”一位领头的黑衣男子径直走到了简宁的面前,谦卑地弯下了腰,毕恭毕敬地说。

简宁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这阵仗搞得像是要打架的,哪里像是来搬行李的,但后来听到那人提到了傅先生,她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傅亦城派来的人。

简家的半山别墅已经不算小的了,可现在一下子涌进来十个黑衣人,现在变得十分拥挤,佣人们不敢惹那些黑衣人,都被挤到了墙角边上站着。

作为一家之长的简承恩也被对方的气场给镇住了,气得哆哆嗦嗦说:“简宁,这是什么回事?这都是些什么人?”

“就是你看到这么回事。我今天回来也是通知你一声,我要搬离简家。”

“不知廉耻,你怎么能还没结婚就搬进男方的家里?这传出去,我简家上下的脸都被你这个不孝女给丢干净了。”

听完简宁的回答,简承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抬手就打了简宁一巴掌。

“你要是今天走出简家的大门,从今往后就别回来了,我们简家和你一刀两断。”

简宁没来得及躲开,眼见着那巴掌要硬生生落下来,准备忍受那疼痛,结果简承恩那巴掌并没有落下,被傅亦城派来的保镖给拦下了。

简宁挺直了身板,决定要和这个没良心的父亲清算个陈年旧帐。

“不稀罕!既然咱们要一刀两断,那是不是要清算一下资产啊?我妈妈的遗物以及她留给我的古董和字画,我要一样不少的带走。”简宁冷笑地说。

她的妈妈沈妍是本市有名的大家出身,父亲是鼎鼎有名的历史研究学者,也是有名的书法家,一生对古董字画痴迷,许多老古董都是沈家一代传一代,其中有些字画便是出自简宁外祖父之手。

“你······你这个不孝女,你是想要气死我吗?”一听到简宁提起去世的前妻,简承恩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面子了。

“哦,对了,别忘记了,我外公送你的那副临摹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,记得也要打包还给我。”

简承恩气得挥手又是一巴掌,但是这次也没有落在简宁的脸上,而是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。

简承恩转头,就看见一张陌生男人的脸,此刻男人冷淡的俊颜眉宇间聚着一丝怒气,斜挑的长眸幽暗阴冷,身上的气息冷冽,不怒而威的气势让简承恩的气焰一下子就弱了下来。

“你算个什么东西!也敢打我傅亦城的女人?”

傅亦城薄薄的嘴唇微抿,似有一怒冲冠为红颜之意。

随后傅亦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领头的黑衣男子,黑衣男子立刻明白过来。

“是,城爷。”黑衣男子以及身后的人异口同声答道。

傅亦城大步走上前,搂住脸受伤的简宁,他低着头,轻轻抬起她的脸,怜惜地问:“伤到了吗?”

简宁摇摇头,眼睛里的倔强,让傅亦城感觉到她此刻就像一只受了伤小兽,需要人疼爱怜惜。

傅亦城情不自禁地吻了吻她侧脸,“别怕,有我在,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我可以欺负你,我不允许任何伤你一根手指。”

该死!竟然趁她没注意,被那个臭男人沾了便宜。

简宁瞪了一眼傅亦城,恨不得此时甩他一巴掌。傅亦城嘴角微微扬起,似乎很得意,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,此刻的他搂着简宁有多紧。

那种压迫在她腰间的力道,让简宁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手臂上有力的肌肉,不得不承认他非攻莫属。

“妈咪,窝好想你啊!”腿不及傅亦城长的傅短短,晚了一步到达,一进门就冲到了简宁的面前,一把抱住她。

“短短,你怎么也来了?”简宁弯下身子,抱起短短亲了一亲,又说:“我也想你。”

闻到傅短短身上的奶香味,让简宁的心情平静下来了,此时,她只想尽快带短短离开这里,不要让这些恶心的人影响了短短。

当简家上上下下的人听到傅短短喊简宁“妈咪”的时候,都被震惊了,什么时候简宁生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啊?

傅亦城冷笑一声: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。简宁不仅仅是你们简家的女儿,她还是我傅氏集团的夫人,我不允许有任何人编造是非,诋毁我的妻子。”

简嘉年大吃一惊,随后愤怒无比,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富甲一方傅氏集团的CEO,凭什么她简宁这么好命,连傅氏集团的掌舵人都勾搭上了。

卢莲也想起了傅亦城,正是那日在餐厅里拦住她打简宁的人!没想到上次他说得竟然是真的。那死丫头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,能得傅亦城青睐,看来她真的是小看了简宁。

卢莲越想越气,如果她的宝贝女儿能嫁给傅亦城该多好!

“你说的这些古董字画有名册吗?我让他们今天都搬回去。”傅亦城低声亲昵在她耳边说,丝毫不顾及脸色难看至极的简承恩。

简宁虽然有些不喜,他突如其来的亲近,但现在这场面,

要知道一向以儒雅相称的简承恩,那些古董字画都是他的命根,这些都是当年沈妍的陪嫁之物,价值连城,样样都是极品,独一无二。早期为了壮大简氏公司打通关系,他忍痛割肉送出去了好几件,现在要都是全被那不孝女带走,他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?

“曾经我有抄录一份存着。你等我一下,我这就上楼去拿。”说完,简宁便上楼,在阁楼很隐秘的地方找出了一个铁盒子抱下去。